专访印度计划委员会委员:印度需要进行机制改革

专访印度计划委员会委员:印度需要进行机制改革

在印度大选拉开帷幕之时,负责制定印度发展计划的印度计划委员会表示,新一届政府成立后,可能下调现行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经济增长目标。

Arun Maira是印度计划委员会的委员(部长级),参与制定了印度“十二五”计划。这一规划为印度2012-2017年设立了年均8%的增长目标。而在计划起草阶段,他们曾经预计经济增长将达到9%。但在过去两年,印度的经济增幅仅为4.5%和4.9%。

“现在已经不可能实现这一增长预期了。”Maira在海南博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。他认为,新一届政府需要对现行机制进行修复,使其发挥作用,“印度需要一个可以把事情做好的政府。”

三、四年后可恢复到8%

《21世纪》:你们制定的“十二五”规划设定了8%的增长目标,现在还有希望实现吗?

Maira:现在已不可能了。“十二五”计划始于2012年,现在两年过去了,我们的增长率只有5%。现在能做的是找到过去两年增长放缓的原因,弄清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正。如果能做到这些,我相信在三、四年后,我们的增长率可以恢复到8%。

未能实现增长预期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外部环境,我们希望能够改善;另一个是内部机制,也需要改善。我们的问题包括,政策不能得以执行,民众对政府机制、政党机制甚至是商业机制的不信任。

《21世纪》:是否打算对最初的目标做出调整?

Maira:计划不仅仅只是目标或数字,更关乎变化――为了使系统发挥作用需要做出的改变。在制定“十二五”计划时,我们首次采纳了技术性的情景规划。如果我们能够改变机制,增长率会在第五年超过9%,但如果行动拖延,恢复增速所花费的时间会更长。

关于印度经济的增长率,有三种不同的情景:有可能是6%,这看来是最可能的一种;如果事情进展顺利,可以超过8%,但现在看来不太可行了;最糟糕的情况是只有5%的增长。

《21世纪》:你认为印度经济现在面临哪些问题?

Maira:我们需要提升经济增长率。我们需要更多的投资,但投资额并没有像期待的那样增长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。因为投资项目往往陷入僵局,其中包括环境、土地等各种问题。在之前投入的钱未见成效的情况下,没人愿意继续投入。

虽然我们对外资开放,但在过去四、五年外国投资额一直在下滑。投资者并没有要求我们进行经济改革,我们需要进行的是机制改革。就像我们对人说:我家大门是敞开的,请进,但你得先把房子打扫干净。

我们需要把事情做好。中国在这点上做得很好,你们的大工程都顺利完工。在印度,基础设施建设不能得以完成。为什么?即使有对基础设施的投资,这些投资也见不到成效。因为通常在决策过程就陷入了僵局,利益攸关方、环保主义者、土地所有者等各方各有诉求。

我们国家正在经历一场非常重要的选举。这次选举有三个政党领先,一个是国大党,另两个是新崛起的政党,它们都在说要修复机制。如果我们能够修复机制,把事情做好,有更透明的决策过程,可以实现超过9%的增长。

《21世纪》:印度制造业占对GDP的贡献比例不高,你们打算如何改变这一现状?

Maira:我们需要更多的投资。印度对制造业产品有很大需求,从消费品到工业品。我们有很多人口,也有受过训练的劳动力。如果有投资进来,制造业会得以发展。

振兴制造业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商业监管环境,要使它变得更加容易。我们有29个邦,大部分商业监管都是各邦在执行,所以各邦需要采取行动。我们对各邦的商业监管环境进行了评估,为改善环境提供建议。

中国在印度的投资还很少

《21世纪》:如何看待中国在印度基础设施投资中的作用?

Maira:日本和韩国对印度基础设施已经有大量投资,我们也希望中国能更多地对这一领域进行投资。中国有资金,有巨额储备需要找到去处。我们希望中国的投资能够进入制造业和基础设施领域,但我们首先要打扫好自己的房间。

《21世纪》:有报道说,中国提出了一个3000亿美元规模的对印度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计划,印度会接受吗?

Maira:虽然中印之间在政治方面有一些问题,诸如边界问题,但这不会影响大部分事情。我们的制造业、基础设施需要投资,如果中国公司在印度生产电视机,中国投资者会得到市场,我们得到更多就业机会。这不会成为问题。但有一些领域较为敏感,比如电信,但这不是印度独有的情况,美国也如此。

《21世纪》:在高铁项目上,你们会更倾向于选择日本吗?

Maira:日本对印度基础设施有很多投资。日本进入印度市场很多年了,中国是最近几年才来的。中国现在有大量的资金也有技术。究竟是选择日本、中国还是韩国?我们不对任何一方抱有成见。印度有很多项目,每个项目会做出自己的决定。我希望中国可以得到很多项目。

《21世纪》:你如何评价中国投资者在印度的表现?

Maira:目前中国在印度的投资还很少。他们在印度的经历也许不是很愉快,但这是目前印度的总体情况。